Placeholder image
一座老城就像一部史书,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通辽”历经百年风雨,其故事可谓曲曲折折、跌宕起伏。今天,每当行色匆匆的人群从这里来来回回,或者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穿梭在这座百年老城之中,亦如穿梭在历史时空里,必将勾起无限往事与回忆。当人们 回首往事的时候,也会自然而然地遐想未来。每一个当下都将成为过往,再过百年,那时的人们将怎样描述今天通辽的繁盛呢?[全文]

历史沿革

大约三千年前,这里的古代居民已进入了奴隶社会。据考古发现夏家店下层文化遗迹和生活器具证实,通辽土地上的第一代居民是东胡族和山戎族。春秋时,燕国在河北省和辽宁省交界一带,就是通辽的中南部地区,为防御东胡人入侵,而修筑的燕长城遗迹,在奈曼旗、库伦旗境内仍清晰可辨。 这证明最晚在春秋中叶,东胡人便已揭开了通辽古代文明的序幕。后来,东胡人为燕国所败北撤,秦王朝统一中国后,通辽的南部地区属辽东郡与辽西郡管辖……[全文]

“通辽”的由来

民国以前,现在通辽市科尔沁区这片土地,是属于科尔沁左翼中旗和硕卓里克图亲王的领地,它是一块广阔的牧场。由于清朝末年以来,统治阶级推行蒙荒放垦政策,这里逐渐出现了汉民开垦种植的农业经济,也渐渐有了人口相对集中的村落。在民国元年(1912),第十五代卓里克图亲王色旺端鲁布因为……[全文]
Placeholder image

自甲午战争之后,清王朝愈见式微,接连不断的巨额战争赔款,造成国库空虚。日本、俄罗斯加紧争夺我国东北,日本更是将所谓的“满蒙地区”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誓欲侵吞。《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中露骨地说“所谓满蒙者,依历史,非支那之领土,亦非支那之特殊区域”“中国此后如有机会时,必须阐明其满蒙领土权之真相与世界知道;待有机会时,以得寸进尺……...[全文]

到1912年12月,“通辽”一词诞生整整一百年。“通辽”一词,最早出现在荒务局总办黄仕福给奉天都督的呈文中。文件全称是,《巴林爱新荒务局总办黄仕福为请领汉蒙大照并拟送照稿给奉天都督的呈文》之附件《谨以镇基汉文、蒙文大照稿》。这件档案史料中,包括了当时为出放镇基土地而拟定的镇基执照和存根样式,其中有住户认领地基的记载:“兹据领户某某,遵章缴价报领通辽镇地基一段,坐落某某,编作第某某号。计开:领户某某某。遵章报领通……...[全文]

赵尔巽(1844年-1927年),字公镶,号次珊,又号次山,又号无补,清末汉军正蓝旗人,祖籍奉天铁岭。清代同治年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历任安徽、陕西各省按察使,又任甘肃、新疆、山西布政使,后任湖南巡抚、户部尚书、盛京将军、湖广总督、四川总督等职。宣统三年(1911年)任东三省总督。武昌起义后在奉天(今辽宁)成立保安会,阻止革命。民国成立,任奉天都督,旋辞职。1914年任清史馆总裁,主编《清史稿》,二十六史之一。袁世凯称帝时……...[全文]

Placeholder image

大通辽向东崛起新中心 城市未来新中心

纵观中国城市化发展的轨迹,城市规模扩大是实现城市化发展的必然举措,也是城市化发展对城市本身的作用结果。通辽作为省域副中心城市,东北一体化核心城市,城市经济和人口数量位居蒙东第一,具备建成特大型城市的基础和条件。但是目前通辽中心城区规模偏小,拓展空间受到严重制约,城镇化水平较低……[全文]

中国通辽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 My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