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70周年 草原精英】额尔巴拉:艺海泛舟硕果丰

2017-06-13 09:57 来源: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额尔巴拉

 

文图\董贵

走进额尔巴拉的家,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根雕作品,一个个栩栩如生,并且每个屋里闲置的地方都恰到好处地摆放着精美的根雕作品。在客厅的墙上还悬挂着他的书法作品,书房里放着笔墨纸张,一个大的书卷缸内,满满的都是写好的书画作品,有的装裱好了,有的还没装裱,几把蒙古四胡整齐地排列着。

今年74岁的额尔巴拉老人身体硬朗,双目有神,气质儒雅。他是通辽市级根雕艺术传承人,库伦旗蒙古四胡协会会长。他多年潜心钻研书法绘画,爱好摄影和根雕,是名冠库伦的文化名人。

1944年,额尔巴拉出生于库伦旗额勒顺镇的一个偏远农村,当时农村生活条件很差,但他的父母却省吃俭用地供他读书,他也没辜负父母的期待,从小学习很刻苦,并且喜欢音乐、美术。初中时他是在库伦旗里读的,学习期间,他利用业余时间比较系统地学习了音乐和美术的基础知识,对音乐美术知识也有了进一步认识。初中毕业后他考到了科左后旗的高中读书,那个时代,农村孩子能读高中的人很少,1963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科左后旗高中毕业。此时他在各方面的技艺又有长足的进步和发展。1964年他参加了工作,1972年调入到库伦旗文化馆,这对喜爱音乐美术的他正是锻炼的好时机,他年轻好学,精力充沛,把身边的有经验有技艺的人当作老师刻苦学习,这段时间他书法和绘画的技艺有了进一步提高,此后,他因工作需要先后换了好几个岗位,无论做什么工作,他都没有放弃对艺术的追求,只要有闲暇他就认真地读书、绘画、练习书法。随着视野的不断开阔和不懈地追求,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他又喜欢上了根雕和摄影。别人闲暇时喝酒打麻将,他却漫山遍野到处寻找各种根艺素材。双休日,他骑着自行车到很远的山里寻找可以做根雕的树根,费尽力量推回家,逐个认真挑选、琢磨,然后动手修理、打磨,常常干到深夜。家里人都认为他又辛苦、又不能换钱,属于不务正业,可他依然坚持着这份爱好。当一件件活灵活现的根雕作品摆在人们面前时,人们终于认识到了他劳作的价值。

额老从年轻时就喜欢各种乐器,尤其对竹笛、四胡情有独钟,他无师自通,看到别人拉,他仔细地观看,问问大致的指法和动作,居然能像模像样地拉出曲调,后来又和身边懂乐器的人学习,越来越娴熟,很快脱颖而出,他吹奏的竹笛优美动听,很受人们喜爱。额老有三个子女,受他的影响,他们都喜欢艺术,尤其对唱歌、跳舞和乐器都有很浓的兴趣,并进行了细致地学习,后来他们都进入艺术专业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艺术团体工作,而且小有名气。子女们的下一辈也都年轻有为,酷爱音乐,他的大孙子在东三省钢琴比赛中获得三等奖,二孙子也成了马头琴高手。他的全家完全可以称为艺术之家。

2007年,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额老光荣的退休了。他不愿意过赋闲在家的日子,他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他要利用更多的闲暇时间完成自己追求艺术的梦想。于是他跑前跑后,上下沟通。于2009年4月,库伦旗四胡协会正式成立,由他任第一届会长,会员达到110人。他们约定好时间定期训练,每个人都把自己知道的和了解的凑在一起进行相互交流,把以前流传下来的曲目加以整理,除了整理民歌曲子外,重点整理传承了宫廷音乐曲子《八音》《荷英花》《得胜歌》《得胜令》《阿斯尔》《乌仁唐乃》等经典曲目,还研究其他盟市的作品风格和演奏技法,从而丰富和完善自己的演奏技法。他们经常深入到社区、广场、农村、光荣院、驻地部队进行义务演出,丰富了城乡人们文化生活,每到一个地方都找到对四胡有研究的人交流,演奏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2010年他率团到兴安盟科右中旗参加第二届八省区四胡比赛,合奏类节目获得二等奖。2012年他又带领队员到吉林的前郭固尔乐斯参加第三届八省区四胡比赛,这次获得了团体优秀奖。2013年第四届八省区四胡比赛在通辽举办,他和队员相当重视在家门口的比赛,虽然都是古稀上下的年纪,但排练起来一点也不含糊,额老首先自己以身作则,有时候看到大家累了,还自己掏腰包给大家安排伙食。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反复排练,在众多专业团体中,他们脱颖而出取得了团体比赛三等奖。鉴于他个人的优异表现,获得个人的特别奖。2013年的9月,他又率团来到了首都北京参加《中国梦草原情》艺术节演出,四胡齐奏获得了金奖,舞蹈获得了银奖和最佳舞台风情奖,载誉而归的这些老人们信心和干劲更足了。老额也由衷地感到高兴,这些年的心血和努力没有白费,但他又暗下决心,一定要继续努力,挖掘和拯救将要失传的乐谱。由于他们这个团每次排练时很少有人无缘无故不参加活动,整体人员素质高,按时排练,积极上进,成绩突出,因此连续几年都被旗委宣传部评为文化先进单位。也被街道社区评为优秀团体。2014年被评为通辽市退休老干部先进集体。连续参加两届内蒙古蒙古语春节联欢晚会的演出,得到了更多人的喜爱和褒奖。这些成绩的背后凝聚了老额的多少心血和汗水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民间团体,没有资金,缺少设备设施,没有约束,完全靠自觉,有时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老额凭借着一身正气和率先垂范的作风,愣是把一个团队带领得风生水起,取得优异成绩。

退休后的额老除了带领四胡协会搞各种活动之外,自己在书画、根雕和摄影上都齐头并进,他还喜欢在葫芦上烫画,并积攒了很多作品。他对自己的要求很苛刻,要做就做精品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去山里寻找树根,一走就是一整天,遇到形状好的树根,他想方设法弄回家,然后进行造型设计,一遍一遍的琢磨设计,有时灵感来了,深夜起来对作品进行完善。细心的打磨,精心的喷漆,每一件作品,无论是鸟兽蛇虫都呼之欲出,活灵活现,拿出去展示都很吸引人们的目光。做的多了家里招不开,他就送给孩子们或者根雕爱好者。有闲暇时间他还找一帮同样爱好的人们一起探讨交流,并把自己的经验和技巧毫不保留地告诉大家,大家都感到他的做法很实用,很受益。他的根雕作品多次被展出,还被《内蒙古日报》《内蒙古画报》《鸿嘎鲁》《哲里木文艺》《通辽日报》等报纸杂志录用。仅仅退休的几年间他就做出一百多件精品根雕。他每次出门都带着照相机,看到家乡的变化,他都要用相机记录下来,留下了好多珍贵的照片。他的摄影技术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摄影展上获得过奖励。一般晚上的时间,他遛弯回来都会挥毫泼墨写一写字,多年的努力,他的字在多方临摹的基础上,有了自己的风格。他对蒙文书法也有一定的研究,书写的作品被一些单位和宾馆悬挂,还在书法比赛中获得过奖励。他的根雕作品和书法作品还被《库伦旗志》列入其中。

74岁的额老眼睛不花,身体硬朗,多年的艺术熏陶,让他身上多了一份书卷气。他认为老年人搞搞艺术,对自己的身心都有很大的好处,既可以陶冶情操,又可以锻炼身体,不给社会和孩子们添麻烦,同时搞艺术活动还对社会做一些有益的贡献,带动更多人参与到艺术活动中来,要比打麻将喝大酒强得多。谈到未来,额老说自己的责任还很重大,今后还要继续发挥余热,首先利用大部分时间把各地区的关于蒙古四胡曲目挖掘整理出来,取长补短,融入本地的演奏中,还要把本地将要失传的曲目进行整理,书写成小册子,留给后人传承。他说现在拉四胡的孩子越来越少了,大多数都是50岁以上的人群在搞这个活动,真担心有一天蒙古四胡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所以他要挖掘整理好这些东西,给后人留下一个完整的记录,也算完成一个心愿吧。

额尔巴拉用一生去坚守自己的爱好,致力做一些影响后人的善事,积累了丰硕的成果,实在难能可贵。尤为关键的一点是他不在于功利,是朴素自觉的行动,每件作品都是用爱和心血打造,正是这种心态和行动支撑着他为艺术奉献的一生。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爆料QQ群:122658175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